400-900-1233

返回顶部

患者分享

联系九游娱乐CONTACT US

400-900-1233

北京: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W3-705

深圳:深圳市南山区南光路水木一方大厦1416-18室

您的位置:首页 > 患者分享 > 肿瘤

老伴儿抗癌经验:“只选对的,不选贵的”,仅2个周期转移灶就消失了

发布日期:2020-10-22

我的爱人,今年64岁。2017年9月出现乏力、多汗,医生安排做了腹盆部CT检查发现膀胱右侧壁肿物,约2.3cm。2017年9月底行膀胱镜取活检,病理提示膀胱尿路上皮癌。PET-CT提示:膀胱右侧壁局限增厚,恶性可能。2017年10月中旬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了膀胱镜检查+经尿道膀胱肿瘤切除术。术后病理提示膀胱低分化尿路上皮癌,术后分期为T1N0M0。术后1个月分别接受了两次髂内动脉灌注化疗:顺铂130mg, 健择1.5g,用药量右侧髂内动脉:左侧髂内动脉=2:1。2018年1月复查膀胱镜未见肿物生长。医生也告诉我们,临床上可以说是治愈了,我们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但2019年4月复查PET提示:右侧盆腔淋巴结肿大,直径0.9cm,SUV值4.01。膀胱镜复查正常。专家考虑是局部转移,我们又不得不接受了腹腔镜下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四组(A,B,C,D)中B组淋巴结为转移癌。术后5月-7月又接受了GC方案化疗:吉西他滨 1.8g , d1、8;顺铂 140mg, d2,共3周期,化疗中恶心明显,几乎不想进食。好在治疗后复查一切正常。但仅仅过了1年多,2020年8月复查PET提示:腹膜后及右盆壁内侧新增肿大淋巴结:腹膜后区见4枚肿大淋巴结影,大者大小约1.8×1.3cm,SUV为7.61;右盆壁内侧见一枚肿大淋巴结影,大小约1.5×0.7cm,SUV为5.12,考虑多发淋巴结转移。

我们咨询了北京、上海多家知名医院,几乎所有意见认为:老伴儿化疗后很快复发,建议采用K药免疫治疗,并告诉我们这是目前公认的疗法,有效率很好,副作用不多;还有一部分专家建议再次取活检,然后进行基因检测。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jpg

在治疗的十字路口,曾经留学美国的女儿帮助我们联系了一个专做肿瘤的出国看病机构,并且预约了被誉为世界五大癌症中心的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进行远程咨询。L博士是膀胱癌方面的专家,也是膀胱癌癌基因组计划成员,他告诉我们,老伴儿目前的临床分期为IV期,因为疾病已经转移至膀胱外,根据去年盆腔淋巴结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病史以及新近检查,提示复发性尿路上皮癌的可能性高,不必要再次进行活检。关于首要的方案,居然是化疗!

当时我们听到这样的答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行吗?L博士解释说,由于老伴儿是完成吉西他滨+顺铂辅助化疗后一年多才出现复发,如果能够耐受,那么再次给予吉西他滨+顺铂方案是合理的,化疗的有效率大致40%。关于化疗副作用,可以调整一下用药时间改为:吉西他滨 1000 mg/m2,第1天、第8天给药,顺铂35 mg/m2,第1天、第8天给药,21天为一周期,分别在第3周期和第6周期后进行影像复查。

如果使用该化疗方案后出现进展,下一步才考虑免疫治疗。目前FDA已批准多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每一种都可尝试使用,作为二线治疗,每一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缓解率约为20%。同时建议对去年切除的转移性淋巴结进行基因测序,如果显示该肿瘤存在FGFR3突变,则可考虑在化疗及免疫治疗出现进展后使用FGFR抑制剂,例如厄达替尼(erdafitinib)。第三种药物enfortumabvedotin也已经获得FDA批准,这是一种抗体偶联药物,能够靶向尿路上皮癌细胞表面的Nectin-4,并与单甲基奥瑞他汀E(monomethyl auristatin E)偶联,可以在化疗和免疫疗法出现进展后给予该药物。

美国治疗方案.jpg

左:2020年9月CT。右:2020年10月CT

之后在我们与国内专家充分沟通后,2020年9月初老伴儿开始接受GC方案化疗,过程中也有副作用,但比之前确实小了不少,完全可以耐受。因为担心美国治疗方案会延误病情,仅仅化疗2周期后,2020年10月20日在主治医生怀疑的态度下,老伴儿被“迫不及待”的安排了复查,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想象,盆腔的淋巴结消失不见了,腹膜后的淋巴结也缩小了近20%。

老伴儿的治疗还在继续中,“经此一役”,主治医生的配合也越来越密切。尽管我们还没有完全战胜晚期膀胱癌,但是有了正确的治疗方案以及后续诸多的选择,我和老伴儿都深信一定能够取得抗癌战争的胜利。我们希望所有的病友,在面对治疗十字路口时,能够不盲从新药新疗法,只选对的,不选贵的。

【本文来自患者家属投稿,未经允许谢绝转载】